当前位置:女人怎么样才可以挣到些钱国学红楼梦中尤二姐误诊的真相是什么?与王熙凤有关?
红楼梦中尤二姐误诊的真相是什么?与王熙凤有关?
2022-09-22

尤二姐是贾珍夫人尤氏的继母带来的女儿,贾琏的二房。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,一起来看看吧!

尤二姐之死,系《红楼梦》中一桩悬案,有趣的是,悬疑的点不在于尤二姐的死亡真相——二姐吞金自尽,无可置疑。关键在于引起尤二姐自尽的直接导火索,即腹中胎儿被庸医误诊,导致一个成型的男胎被打落,尤二姐至此万念俱灰,选择用“吞金自尽”的方式,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历来关于尤二姐之误诊,有相当一部分论者认为这是王熙凤从中作梗,暗中买通胡君荣,故意误诊,给尤二姐下了虎狼药,这才导致腹中男胎被打落。

事实上,这个问题涉及到了《红楼梦》中的很多细节问题,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众多读者、论者的预期,只是一直未被提出来专门探讨。

一言以蔽之,胡庸医之误诊,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结论,而且证据链也颇为充足,以致于笔者一时之间都不足如何论述,以下掰开揉碎细细分析,以供诸君品论。

问题的关键点在一个丫环身上,即怡红院的晴雯,因为早在尤二姐之前,晴雯也曾接受过胡庸医的诊断,那便是第51回,回名乃是“薛小妹新编怀古诗,胡庸医乱用虎狼药”。

彼时晴雯因为夜间受了风寒,贾宝玉专门为其请来了大夫,虽然第51回并没有指出这个大夫的姓名,但我们读者根据章回名“胡庸医乱用虎狼药”可知,这个大夫就是后来给尤二姐看病的胡君荣。

这个胡大夫给晴雯看完病后,详细说出了病因,并且给出了治疗方法,但贾宝玉看完药方大发雷霆,言之凿凿地称这个胡大夫的药方不对头:

那大夫方诊了一回脉,起身到外间,向嬷嬷们说道:“小姐的症是外感内滞。近日时气不好,还算是个小伤寒。幸亏是小姐素日饮食有限,风寒也不大,不过是血气原弱,偶然沾染了些,吃两剂药,疏散疏散就好了。”......宝玉看时,上面有紫苏、桔梗、防风、荆芥、芍药,后面又有枳实、麻黄,宝玉道:“该死,该死!他拿着女孩儿们也像我们一样的治,如何使得?”——第51回

很多《红楼梦》的读者看书并不客观,觉得贾宝玉都这般批判这个大夫,加上第51回回名又是“胡庸医乱用虎狼药”,便认定这个大夫是个庸医,半点医理不懂,瞎写药方,实则误矣。

胡庸医此处的诊断完全正确,只是治疗风格不同,导致开出的药方有所差异,如若不信,诸君请看后文贾宝玉重新请来王太医,结果跟胡庸医的诊断,以及开出的药方其实并无太大差异:

一时茗烟果请了王太医来,诊了脉后,说的病症和前相仿,只是方子上果没有枳实、麻黄、芍药,倒有当归、陈皮、白芍等药之类;分量较先也减了些。宝玉喜道:“这才是女孩儿们的药。虽然疏散,也不可太过。”——第51回

换言之,这个胡庸医并非是“庸医”,只是用药风格不符合贾宝玉的秉性,故而被骂为“庸医”,其后王太医虽然给出了符合贾宝玉心中期许的药方,但当中尚有商榷的余地,因为很有可能在王太医来的路上,怡红院的丫环、婆子提前叮嘱:胡大夫刚才开的药方,宝二爷看不上,您最好开方子的时候避免那几种药材......

细细论来,贾宝玉虽懂药理,但终究不是术业专攻,有道是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,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。

所以,如果抛开偏见,细看此处的胡大夫,其实并非是个庸医,包括他在贾府期间的行动、举止,也尽显医者风采,至少没有逾矩之举:

正说着,人回大夫来了。宝玉便走过来,避在书架之后。只见两三个后门口的老嬷嬷带了一个大夫进来......晴雯从幔中单伸出手去。那大夫见这只手上有两根指甲,足有三寸长,尚有金凤花染的通红的痕迹,便忙回过头来......大夫忙道:“方才不是小姐,是位爷不成?那屋子竟是绣房一样,又是放下幔子来的,如何是位爷呢?”——第51回

看见晴雯指甲,便回头躲避,和婆子们对话,亦是“忙道”,俨然深通礼数,并且对贾家之豪门贵族颇有崇敬之心。

之所以分析这么多,是为了对比后来给尤二姐看病的那个胡庸医,完全像是两个人。

且看69回“弄小巧用借剑杀人,觉大限吞生金自逝”,彼时尤二姐怀了身孕,贾琏得知后急忙命人请大夫,结果请来了胡庸医,且看原文:

小厮们走去,便请了个姓胡的太医,名叫君荣,进来诊脉。看了说是“经水不调,全要大补”。贾琏便说:“已是三月庚信不行,又常作呕酸,恐是胎气。”胡君荣听了,复又命老婆子们请出手来,再看看。尤二姐少不得又从帐内伸出手来,胡君荣又诊了半日,说:“......医生要大胆,须得请奶奶将金面略露露,医生观观气色,方敢下药。”——第69回

这次的胡大夫,不仅诊断失误,而且全无规矩体统,不仅诊脉看手,还大胆提出要看尤二姐的气色——这在封建时代,已经完全逾矩了,更重要的是,即便看了面部气色,胡庸医最终还是诊断失误,将尤二姐腹中的胎儿稀里糊涂打了下来。

经过这番分析,我们可以得出两个截然相反的结论,诸君亦要深思:

第一种,第51回、第69回的胡大夫,乃是一个人,之所以前后医术、礼数差距如此之大,是因为王熙凤暗中买通了他,要行害人之事,自知后果严重,所以言行礼数方寸大乱。

第二种,两回的胡大夫,压根不是一个人。笔者个人很倾向这种观点,因为很多细节都暗示了这一点,比如第51回整回都没有提到这个大夫姓“胡”,我们读者完全是根据章回名来自行判断的。

另外,第69回在介绍胡君荣的出场时,言之凿凿地称“请来一个姓胡的太医,名叫君荣”,俨然是首次出场的叙述风格。

很有意思的是,程甲本发现了这一处疏漏,故而将第69回关于胡君荣的文字改为“便仍旧请了那年给晴雯看病的太医胡君荣来”,将第51回、69回的疏漏填充起来。

肖彬在《“胡庸医乱用虎狼药”小考》(载《红楼梦学刊》1994年第二辑)中就提出了这个问题,并认为第51回的章回名“胡庸医乱用虎狼药”乃是误用,因为第51回的太医出的药方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,没有“虎狼”之嫌,“胡庸医乱用虎狼药”对应的应该是尤二姐的误诊:

从这几处改动中我们可以推测程伟元、高鹗在校订中也发现了“胡庸医乱用虎狼药”情节中医生既非姓胡,也不很庸的矛盾,极力想补救。于是在第69回小改一笔,给晴雯看病就成了胡君荣的故事。这样一改,既照应了前文的回目,又交代了医生的来历,而且使人觉得这人连晴雯小疾都诊错了,再诊错尤二姐不是自然而然吗?......我们可以肯定的是,“胡庸医乱用虎狼药”实是指69回后半部分胡君荣诊尤二姐事,用为51回回目,当系误置。

而如此这般推论,亦可解开王熙凤的“冤假错案”,因为胡君荣并非为晴雯看病之大夫,他自身医术不精,乃是事实,并非有意误诊,那么阿凤的暗中下刀,残害尤二姐腹中胎儿,便大概率是冤案,当然,分析解读当以无善无恶为极致,但要主观评判孰是孰非,诸君自行判断。

女人怎么样才可以挣到些钱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女人怎么样才可以挣到些钱,谁有赚钱的路子,女人怎么样才可以挣到些钱官网,女性怎么样才可以挣到钱